欢迎您访问游艇会(YTH)206号·官方客服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0-123456789
  • 产品
  • 文章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2024最新网址

【天眼查】大江东︱从三股“向新力”,感受上海高质量发展勃勃生机

来源:游艇会(YTH)206号·官方客服  更新时间:2024-06-14 11:16:32


 上海的向新力新质生产力“新”在哪儿?记者随“高质量发展调研行”采访团在上海走企业、进园区、大江东︱探访科研机构,从股常常感叹“没想到”“看不够”。感受高质

——在新型研发机构,上海有组织的展勃天眼查科研新模式不断探索,高校和企业联合向新技术发起挑战,勃生集成攻关核心关键技术;

——在传统制造业,向新力“智造”新动能催生出一项项技术革新,大江东︱让传统企业迸发出新活力;

——在产业新空间,从股面向未来不断拓展产业体系发展方向,感受高质加快培育产业增长新动能。上海

这三股“向新力”在市场主体、展勃创新主体孕育、勃生奔涌,向新力呈现出上海高质量发展的勃勃生机。

图片

上海长兴海洋实验室智能化生产线。长兴海洋实验室供图

有组织科研的新模式,集成攻关核心关键技术

上海长兴海洋实验室有一座“微缩版”的海洋装备智能制造工厂,小组立(船舶制造的一种生产管理模式,也是船体分段装配的一个生产阶段)无人产线上,分工不同的机器人正在数字模型驱动下通力合作,进行船舶零件标识分拣、开坡口、打磨、精度测量、组立装焊、大部件装配,最终完成一个船舶小组立的建造。

“以前人工操作,从钢板进去到小组立出来,整个流程需要13天。贴吧现在采取无人化产线,制造周期可以缩短至1天。原来这部分的船舶建造可能需要几十个人,现在只要一两个人操作产线即可。”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研究员、长兴海洋实验室船舶数字孪生技术研究中心负责人胡小锋牵头的小组立无人产线,目前已完成主体技术和装备研发,正处于工程调试阶段。

这是胡小锋梦想中的实验室。一年多来,他不辞辛劳,经常一天内奔波70多公里,往返于上海交大闵行校区与长兴岛。胡小锋从2005年就开始和沪东造船厂合作,“很多科研成果不可能直接拿到船厂的产线上验证,而学校里的实验室大多面向教学和科研,不面向工业化,这是我们高校科研成果从‘1到10’、‘从1到100’常会遇到的痛点。”

如今,胡小锋团队多年与企业合作的科研成果,终于有了可以进行中试验证和技术迭代的场所。“比如,两家船厂的工艺路线不同,但有共性的技术,可以先在这里做共性技术的验证,通过了,再拿到船厂的产线做个性化调整放大。”胡小锋说。

胡小锋感受到的另一个变化,来自科研组织形式。必应作为新型研发机构的长兴海洋实验室,成立4年来,人员已达130多人,除了少部分像他这样的上海交大与实验室双聘教授,大部分由科研团队自主招聘,科研课题也更有保障。“原来和企业合作科研项目,都需要自己去和企业一个个谈,项目较为零散。而现在有组织地和行业、产业需求对接,能让科研人员集中精神聚焦重点产业的前瞻性、先导性、探索性的技术问题,进行中长期科研攻关。”

“我们称这里为准工业化实验室,希望搭建一个海洋装备技术验证与示范平台,对关键核心技术进行联合攻关,试验通过了再到产线上放大应用,这样既降低了企业新技术研发和应用的风险、成本,也加速了高校科研成果转化。”上海交通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海洋装备研究院执行院长翁震平说。

在翁震平看来,长兴海洋实验室的诞生绝非偶然。长兴岛上有江南造船、沪东中华、振华重工、中远海运等4家央企,是践行“海洋强国”战略的一方重镇。近年来,以上海为代表的我国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产业飞速发展,首制国产大型邮轮、大型液化天然气(LNG)运输船、“雪龙2号”极地科考破冰船等国际领先的高技术船舶实现上海制造,海底作业机器人等多种高端海工装备实现突破。

而船舶制造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费时费力,效率较低,且因为生产环境恶劣常面临“用工荒”,急需向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转型。产业飞速发展、转型迫切需要,校企联合攻关可谓正当其时。

得益于上海交大为促进交叉融合、支撑“大海洋”战略自筹资金设立的 “深蓝基金计划”及与中国船舶集团联合设立的“前瞻基金计划”,翁震平说,“长兴海洋实验室建在产业一线,集结了上海交大船海、机械、信息、材料等优势学科的科研力量,进行有组织的科研。实验室平台投用一年多来,已经有多家企业提出了合作需求,例如造LNG船的核心材料殷瓦钢,原来一直依赖进口,宝武集团突破实现国产化后,我们将和沪东造船厂联合开展国产殷瓦钢激光智能焊接的技术攻关,这对于推动我国成为LNG船制造大国,至关重要。”

图片

上海振华重工长兴基地岸线。陆志东摄

“智造”新动能,催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黑灯工厂、灯塔工厂、机器人工厂……从10万吨邮轮的船坞到细如发丝的元器件的精密加工机床,上海的智慧化车间里,处处可见机器人在岗位上挥舞自如的场景。

这是上海乃至中国智能制造和数字化转型的缩影。上海正在推动万台工业机器人进智能工厂,2023年至2025年将再建设20家市级标杆性智能工厂、200家市级智能工厂。这股“智造”新势力,推动着传统制造业求新求变,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

5月28日,国内首艘同时配备J型和S型铺管系统的深水起重铺管船,在上海振华重工长兴基地完工。这家全球港口机械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企业,业务范畴正从岸上“延伸”至深海。

“我们在深海重型装备制造领域,还有许多关键技术需要攻克。重型装备制造业起始于欧美发达国家,他们的重型装备制造技术一直走在前面。后来这类制造业转移到东南亚。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不断学习、借鉴,努力赶超、引领,始终坚持科技创新引领。”振华重工长兴分公司副总经理徐建中说,近年来,振华重工先后试点建设了20个自动化工作站、智能化生产线和智能制造示范车间等,基本涵盖了主要产品的关键制造流程和工序,“整个长兴基地的产业工人、管理人员从最高峰时的4万多人,缩减至现在的1万多人。我们希望把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转变升级为一个智能制造产业。”

靠电梯控制器起家的上海新时达电气公司,凭借多年在工业机器人制造领域领先的研发、设计、生产、集成能力,2023年被推举为“全长三角造”机器人计划的首轮“链主”。

新时达机器人市场部总经理张镇奎介绍说,2010年公司上市后,就开始转型做机器人的控制器,“当时我们判断并坚信,迈向新型工业化之路,制造业转向高端化、智能化是大势所趋。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区域,机器人制造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一定会日益完备。”上市以来,新时达研发投入达20亿元,研发人员占比上升至39%。2015年获得“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后,新时达依托雄厚的研发实力,牵手上下游企业做工业机器人的开发、技术认证等。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的预判,我国已连续10年成为全球工业机器人最大市场,在全球的装机份额从2012年的14%上升至2022年的52%。2022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密度达到395台/万名工人。

转型升级从来都是主动有为、先发先至,才能赢得竞争优势。而企业的发展唯有踏上技术浪潮的节点,跟上城市跃迁的节拍,才能行稳致远。近年,上海以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为引领,加快培育形成新质生产力。作为上海的传统老牌制造企业,宝钢股份身处产业转型和技术革新浪潮之中,对人工智能(AI)技术敞开怀抱。

通过近三年的探索迭代,宝钢找到了方法和路径,成功实现了汽车板产线的AI主操,对超过800个数据和参数进行处理,预测未来30分钟的工艺参数变化情况,AI主操会直接将调整的指令下发到PLC控制系统,完成毫秒级的实时控制。宝钢股份冷轧厂分管智慧制造的副厂长刘德成说:“我们的目标不仅是要减轻体力负荷,更要减轻繁重的脑力负荷,尤其是在钢铁制造的核心生产控制环节。”

前不久,宝钢股份与华为公司签署了全领域合作协议,算力中心也已上线。宝钢股份还把今年定为全面推进AI战略的元年,进入到了大模型的实战阶段,目标是实现100个类似AI主操这样的场景应用,包括AI产线控制、AI视觉识别和AI智能决策等不同维度的工作,通过大模型进一步提升汽车板表面质量检测能力,保持宝钢在行业内的领先地位。

图片

节卡机器人公司工作人员展示用动作控制机器人。黄晓慧摄

产业新空间,加速培育竞争新优势

积极培育未来产业,加快形成新质生产力,是上海抢占未来竞争制高点、构筑竞争新优势的关键。上海是国内最早布局未来产业的城市之一,继2022年发布行动方案后,2023年3月授牌张江、临港和“大零号湾”为首批三个未来产业先导区,为未来产业腾挪出宝贵的新空间。

临港聚集着中国商飞、上海电气、特斯拉等一批高端装备制造企业,当中许多企业都已锚定未来产业,制定清晰的路线图,深耕技术创新。“2007年我们到临港时,这里还是一片滩涂,如今已成为未来产业的一方热土。”上海电气核电集团高端装备工程事业部总经理李忠杰说,上海电气核电集团为研制可控核聚变设备,已经潜心攻关20多年。被业界认为“离应用永远有50年”的可控核聚变,近年来在商业应用领域提速,“50年”的魔咒有望被打破,李忠杰说,“就在我们临港制造基地对面,能量奇点公司今年3月建成了全球首台全高温超导托卡马克装置‘洪荒70’,这台装置就是我们生产制造的。”

而在上海目前唯一以“科技创新策源功能区”定位的“大零号湾”,前不久新修订的《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条例》将其列为上海科技创新中心重要承载区,战略地位愈加凸显。

上海市闵行区科委副主任徐晖说,比邻双一流高校的“大零号湾”,致力于打通高校科技成果就地转化“最后一公里”,加速项目转化孵化。目前,“大零号湾”已有70多项科学家成果转化项目落地产业化,估值超过100亿元,整个区域累计汇聚4000余家硬科技企业。

“‘大零号湾’通过政策与服务,为企业匹配各类资源。小到孵化器、加速器,大到科创园区、研发用地、工业用地,以及创投基金、产业基金、私募基金,企业在各个发展阶段,都能在这里找到所需的要素。”徐晖说。

在今年的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节卡机器人首发首展的新品,展示了中国机器人自我蝶变及工业自动化的全球布局和实践。这家专注研制新一代协作机器人的高新技术企业,从“大零号湾”起步并逐渐发展壮大,10年来从一个小小的研发中心,成长为曾服务过丰田、施耐德、伟创力等全球众多头部客户的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节卡机器人的生产基地在江苏常州,在全国和世界多地布局了业务中心,去年还成立了德国、日本分公司,但研发中心始终在“大零号湾”。节卡机器人常务副总裁常莉说:“因为在这里,我们和高校的合作更加便利,优质且稳定的人才队伍能保证我们技术不断创新、迭代,优良的创新生态让我们在这里得以快速成长。未来,节卡机器人将把业务拓展至更多工业及服务场景。”

高质量发展征程上,上海正着力加快“五个中心”建设,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大力培育发展新质生产力,无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培育壮大,还是未来产业“播种”开拓,都呈现出蓬勃旺盛的“向新力”。

 


相关文章